体育彩票走势图排五
網站地圖 原創論文網,覆蓋經濟,法律,醫學,建筑,藝術等800余專業,提供60萬篇論文資料免費參考
主要服務:論文發表、論文修改服務,覆蓋專業有:經濟、法律、體育、建筑、土木、管理、英語、藝術、計算機、生物、通訊、社會、文學、農業、企業

不同助孕治療對圍生期和新生兒的影響

來源:原創論文網 添加時間:2019-09-23

  摘    要: [目的]分析行人工授精(IUI)和試管嬰兒(IVF-ET)的產婦和新生兒的情況;[方法]回顧性分析2016年11月至2017年10月于深圳市接受助孕后定期檢查和分娩的孕產婦共2 403例及其子代的一般情況,其中IUI組1 295例,IVF-ET組1 108例;[結果]IVF-ET組的產婦妊娠周期顯著低于IUI組(P< 0.01),相反剖宮產率顯著高于IUI組(P < 0.05)。同時IVF-ET組孕產婦在妊娠期中重度貧血和卵巢過度刺激發生率明顯高于IUI組(P<0.05)。IVF-ET組新生兒平均體質量明顯低于IUI組(P<0.05),尤其是低體質量兒比例在IVF-ET組明顯偏高(P<0.01),IVF-ET組平均身高明顯低于IUI組(P< 0.05)。雖然兩組之間畸形發生率差異無統計學意義,但IVF-ET組新生兒生長緩慢比例明顯高于IUI組(P< 0.05),在雙胎中表現更為明顯(P<0.05);[結論] IVF-ET胎兒畸形不增加,剖宮產率高,雙胎率明顯高于IUI組。

  關鍵詞: 輔助生殖; 人工授精; 試管嬰兒; 出生缺陷;

  自1978年首例試管嬰兒誕生,人類輔助生殖技術(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ART)已經成為生命科學領域迅速發展的一項技術[1]。當今社會不孕癥發病率持續攀升,全世界約有15%的不孕患者,而ART助孕子代已經超過600萬[2]。伴隨日益成熟的ART技術,妊娠率和子代出生率不斷提高。隨之而來的卻是對不同ART助孕方式的妊娠結局及其子代的安全性的關注和擔憂[3]。本研究對深圳市接受人工授精(IUI)和體外受精-胚胎移植(IVF-ET)助孕的產婦和子代的一般資料進行總結,回顧性分析不同助孕方式對圍生期及新生兒出生情況的影響。

  1.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通過深圳市婦幼信息系統,收集2016年11月至2017年10月在在深圳市通過輔助生殖技術助孕成功的2 403例的病案資料,包括孕產婦和新生兒的一般資料和新生兒的出生情況。其中包括IUI組1 295例,IVF-ET組1 108例,比較兩組間的產婦的年齡、體質量指數(BMI)、妊娠周期、剖宮產率、畸形率以及圍生期并發癥的發生情況等數據(依據第七版《婦產科學》中的診斷標準),以及新生兒體質量、體長和出生兒出生缺陷情況等數據。本研究開展已得到深圳市婦幼保健院倫理委員會的批準。

  1.2、 統計學處理

  采用SPSS 23.0軟件進行數據處理,正態分布的計量資料以(χ??χ?±s)表示,組間比較采用成組t檢驗,計數資料以百分比比較,組間采用χ2檢驗。以P<0.05為差異具有統計學意義。
 

不同助孕治療對圍生期和新生兒的影響
 

  2.結果

  2.1、 兩組產婦圍生期情況對比

  IVF-ET組分娩孕周[(37.48±2.24)周],明顯低于IUI組[(37.82±2.11)周,P<0.01],但IVF-ET組剖宮產率( IVF-ET vs.IUI 74.46% vs.70.04%,P<0.05)和初產婦比率(IVF-ET vs.IUI 78.34% vs.72.28% , P<0.05)明顯高于IUI組。兩組產婦年齡和BMI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見表1。

  表1. 兩組孕產婦基本資料對比
表1. 兩組孕產婦基本資料對比

  2.2、 兩組產婦妊娠期及分娩期并發癥發生情況對比

  IVF-ET組在中重度貧血( IVF-ET vs.IUI 12.18% vs. 8.57% ,P<0.05)和卵巢過度刺激發生率( IVF-ET vs.IUI 1.08% vs0.23%,P<0.05)明顯高于IUI組;兩組產婦在妊娠期糖尿病、高血壓、肝內膽汁淤積征、胎膜早破、前置胎盤、產后出血、重度先兆子癇和胎膜早期剝離發生情況對比無顯著性差異。見表2。

  表2. 兩組孕產婦妊娠期及分娩期并發癥發生情況對比 [n(%)]
表2. 兩組孕產婦妊娠期及分娩期并發癥發生情況對比 [n(%)]

  2.3、 兩組新生兒結局對比

  IVF-ET組新生兒體質量明顯低于IUI組[IVF-ET vs.IUI (2962.13±653.93)g vs.(3038.24±606.59) g,P<0.01),尤其是新生兒低體質量兒比率明顯高于IUI組(IVF-ET vs.IUI 23.56% vs. 16.99%,P<0.01),新生兒身高也明顯低于IUI組[IVF-ET vs.IUI (48.69±3.26)cm vs. (49.04±2.59 cm),P<0.01],但是進一步對比雙胎和單胎的身高,并未發現顯著差異。IVF-ET組胎兒生長緩慢比例明顯高于IUI組( IVF-ET vs.IUI 3.70% vs.2.24%P<0.05),尤其在雙胎中該比例相差更為明顯(IVF-ET vs.IUI 2.62% vs.1.08%,P<0.05)。

  兩組中新生兒頭圍對比,在雙胎中無顯著差異,在單胎中有統計學差異[IVF-ET vs.IUI (33.86±1.45)cm vs.(33.72±1.34) cm,P< 0.05]。兩組中新生兒畸形、死胎、宮內窒息和胸圍對比差異均無統計學意義。見表3。

  表3 兩組新生兒結局情況對比
表3 兩組新生兒結局情況對比
表3 兩組新生兒結局情況對比

  3.討論

  近30年以來,隨著人類ART技術的不斷發展,ART子代越來越多,其健康問題也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4,5]。本研究回顧性分析2016年11月至2017年10月于深圳市接受助孕并定期檢查和分娩的孕產婦共2 403例,對其中產婦的一般資料和圍生期并發癥以及新生兒圍生期并發癥等進行統計學分析,了解兩組產婦的圍生期情況和新生兒狀況的差異,為孕婦孕期及新生兒圍生期的規范化管理提供理論依據。

  本研究中兩組助孕方式的產婦平均年齡均約為33歲,但是IVF-ET組的初產婦比例明顯高于IUI組,提示IVF-ET助孕患者中初產婦成功受孕比例高于IUI組,證實年齡因素去除后,IVF-ET組患者的臨床妊娠率明顯高于IUI組,由此來看,隨著年齡增長,IVF-ET比IUI更加有效[6]。本研究結果顯示IVF-ET組的剖宮產率高于IUI組,妊娠期疾病發生率僅卵巢過度刺激和中重度貧血存在顯著性差異,其他均無差異。究其原因,可能和胎兒珍貴,IVF-ET組孕婦、家庭及醫護人員高度重視,注意休息和飲食、積極配合治療和適時終止妊娠有關,從而減少孕期并發癥和提高剖宮產率[7]。

  有文獻報道,IVF-ET過程中,促排卵藥物的使用導致卵巢過度刺激,多個排卵周期影響卵子質量和胚胎發育,導致胎膜早破和早產[8]。這也符合本研究的數據,IVF-ET組卵巢過度刺激發生率高,產婦孕周時間短,胎兒早產較多。同時本研究中IVF-ET產婦貧血比例均高于IUI組,可能和IVF-ET的雙胎比例高于IUI組,胎兒需要更多的營養所致。

  本研究中IVF-ET組的孕周明顯短于IUI組,提示胎兒早產率增加。同時發現IVF-ET組新生兒體質量明顯低于IUI組,尤其是新生兒低體質量兒比率明顯高于IUI組。這和以往研究結果一致[9,10]。meta分析顯示IVF妊娠早產兒、低出生體質量兒的發生風險均明顯增高[11,12,13]。本研究中IVF-ET組的胎兒宮內生長緩慢的比例明顯高于IUI組,進一步證實低體質量兒出生的主要原因是IVF-ET組早產和胎兒宮內生長緩慢。這些情況的發生可能是由于IVF-ET過程中為追求高臨床妊娠成功率,經常進行多胚胎移植方案。據文獻報道,相對于單胚胎妊娠,雙胎和多胎發生早產的可能性會大大提高,同時早產相關并發癥發生風險增加。此外,多胎產婦的妊娠期并發癥發生可能性也相應提高[14],例如妊娠期糖尿病。因此嚴格控制胚胎植入數目,減少雙胎多胎發生率,是降低新生兒早產的發生風險和延長產婦孕周的重要條件。

  有學者認為,IVF-ET的產婦胎盤異常也是引起新生兒低體質量兒和胎內宮內生長緩慢的因素,因為IVF-ET術后產婦的胎盤變薄,重量變輕,壞死和梗阻形成,最終導致胎兒營養不足[15]。還有文獻報道,IVF-ET的卵巢刺激比率增加和胚胎體外培養,對子宮內膜容受性及卵子質量產生影響,也是造成IVF-ET子代早產率及低體質量率增高的可能原因[7]。兩組中新生兒畸形、死胎、宮內窒息和胸圍對比均無顯著差異,與以往研究報道一致。

  輔助生殖技術并不增加新生兒畸形發生率。IVF-ET剖宮產率高,新生兒體質量、身高和生長速度緩慢,歸因于IVF-ET組的雙胎率明顯高于IUI組。因此必須嚴格控制胚胎移植數目,減少雙胎多胎發生率,加強孕婦孕期和圍生期保護延長孕周,同時有待對IVF-ET雙胎率進行進一步的探討和研究。

  參考文獻

  [1] 喬杰.輔助生殖技術現狀與展望[J].中華婦產科雜志,2013,48(4):284-286.
  [2] 柯茹,夏俊霞,張丹瑜,等.雙胎試管嬰兒臨床分析[J].當代醫學,2013(1):7-8.
  [3] YAN J H, HUANG G N, SUN Y P, et al. Birth defects after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ies in China: analysis of 15,405 offspring in seven centers (2004 to 2008)[J]. Fertil Steril, 2011, 95(1): 458-460.
  [4] 劉風華,何玲.輔助生殖技術出生兒近期安全性評價[J].現代婦產科進展,2010,19(3):179-180.
  [5] 成潔,趙君利,姜銀芝,等.輔助生殖技術子代出生缺陷的分析報告[J].寧夏醫學雜志,2012,34(9):872-874.
  [6] 陸小激,張愛軍,孫貽娟,等.不同助孕方式后的妊娠和子代結局分析[J].生殖與避孕,2010,30(2):98-104.
  [7] 李春曉,田麗娟,滿冬梅.自然受孕、輔助生殖技術及服用促排卵藥3種方式受孕雙胎妊娠不同妊娠結局的比較研究[J].中國計劃生育和婦產科,2016,8(7):6-8.
  [8] 陶志云,陳先俠,張英,等.輔助生殖技術助孕與自然受孕雙胎妊娠并發妊娠期肝內膽汁淤積征的臨床分析[J].安徽醫科大學學報,2015,50(9):1344-1346.
  [9] 肖緒武,汪曉霞,張陸,等.低出生體質量兒相關影響因素研究[J].中國婦幼保健,2016,31(19):4042-4045.
  [10] 吳輝文,周愛琴,戴瓊,等.88 474例新生兒出生體質量及影響因素分析[J].中國兒童保健雜志,2016,24(11):1128-1131.
  [11] HANSEN M, BOWER C, MILNE E, et al.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ies and the risk of birth defects--a systematic review[J]. Hum Reprod, 2005, 20(2): 328-338.
  [12] HANSEN M, KURINCZUK J J, MILNE E, et al.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and birth defect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Hum Reprod Update, 2013, 19(4): 330-353.
  [13] YU H T, YANG Q, SUN X X , et al. Association of birth defects with the mode of assisted reproductive technology in a Chinese data-linkage cohort[J], Fertility & Sterility, 2018, 109(5): 849.
  [14] 張悅,王藹明. IVF助孕胚胎移植數目的探討[J], 生殖醫學雜志, 2018, 27(4): 388-392.
  [15] 潘潔雪,劉曄,黃荷鳳.輔助生殖技術子代出生缺陷的形成原因[J].實用婦產科雜志,2014,30(10):721-723.

重要提示:轉載本站信息須注明來源:原創論文網,具體權責及聲明請參閱網站聲明。
閱讀提示:請自行判斷信息的真實性及觀點的正誤,本站概不負責。
体育彩票走势图排五 七星彩开奖视频直播现场 龙虎玩法前三斗后二 ag视讯如何套路玩家 广西快乐十分综合版走势图 广西快3走势图电脑版 中国足球网北单比分直播 广东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58期预测 AG海底漫游官网 微信捕鱼达人怎么打 360重庆时时猜走势图 美国股票涨跌幅限制 eve欧服刷深渊赚钱吗 取胆码的方法准确100% 时时彩后二复式稳赚技巧 现在卖什么赚钱微商